泛滥_兮子言

人格ID:惜之今天不更文。
属性:菜鸡。
……嘤。
疯狂暗示x

【同人/上等人组】《Arson》作恶伙伴式情人

【十五】

  “女士,您无所不能的律师先生,似乎也没有为我们——噢,这个团队——拖延多少时间嘛。”

  破译已走向最关键的一步,五台密码机即将悉数亮起。在唾手可得的胜利面前,已无需再掩饰什么。

  念及于此,魔术师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,不再似从前那般无害,他话中的嘲讽之意呼之欲出。

  闻言,空军淡淡地抬眼朝他投去一瞥:“他并非无所不能,而你的语气令人讨厌。”

  “暂停破译,我去救人。”

  空军不容置喙地按住了魔术师的手腕,却不想魔术师重重地冷哼一声,猛力抽回手,并将空军一把甩开。

  空军踉跄了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,霍然抬头,含怒瞪他。



  “暂停破译?”魔术师蹙起眉头,温和有礼的绅士面具已被他理所当然的丢弃,此刻他本相毕露:“女士,这可真是令人费解,原谅我冒昧一问,您脑子进水了吗?”

  “你——!”

  进度条走到末尾,魔术师反倒加快了手上的破译动作,落在空军眼里无异于火上浇油。她心中越发气恼,连带着表情也更加冷凝起来。

  空军眸中凛冽寒光一闪,闪电般出手去攫魔术师的喉咙:“我叫你停下——”

  她出手又快又狠,毫无征兆,魔术师避之不及,竟被轻而易举地扼制住。

  “停下。”

  随着空军干脆利落地收紧手指,他喘不过来气了,那双手却依旧灵巧地敲打着键盘。

  他嗓音沙哑,支离破碎,但不掩愉悦:“开什么玩笑呢?空军小姐,你不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吗?律师被绑的位置离我们太过遥远,你以为你赶的过去吗?”

  魔术师脆弱的脖颈紧贴在空军掌心,空军能感受到她指尖下皮肤的温热触感、他血液的流动、他不经意的颤栗、以及他颈动脉细微的跳。

  女人声线冷硬:“可是你不知道……”

  嗡鸣的警报声响起,盖过了空军发出的所有声音。

  恍神间,她眼前的密码机已经蓦然亮起,是那种最耀眼的,直直刺激地空军眯起眼睛,眉心紧蹙。

  察觉到脖子上覆盖的力度松了些,魔术师趁机狠狠地一脚将空军踹开。他说小姐,你还真是不够格。

 

  “不妨猜猜看,怪物听到大门鸣笛声后,会不会暴怒并予你一场最后的狂欢盛宴?”许是她瞳孔中的怒火烧得过旺,魔术师看清了她的不甘,然后他扶额,低低地笑出声来。

 

  “……”

  原来他一切都知道。

  大门鸣笛声是游戏结束的最后通牒,是求生者即将大获全胜的凯歌,亦是监管者即将失败的信号,源源不断地向厂长施加心理压力。

  然后呢。

  监管者会做出最后一搏。

  也许他攻击的力度会更重,也许他所爆发出来的一击就能将她击倒。

  反败为胜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破釜沉舟,这于求生者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

  “还要坚持你不抛弃同伴的愚蠢观点吗?”

  “我也许会被挽留。”

  “言之有理。那么,请快去送死吧,这位正义的女士。”

 

  冰冷刺目的光芒在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夜幕,甚至掩盖过了天上那轮明月的风头。那壮观的景象如同幕布上的影子般毫不真实,但嘈杂的鸣笛警报声却比高雅的拜伦诗集更动听。

  逃生门已通电。

  顺着橙色指示灯的指引,医生小心翼翼地找到了大门。她猫着腰,时不时回头窥探怪物的走向,却见怪物的轮廓隐隐约约地似还在律师周围,她放心的输入密码。

  面前的密码门缓缓地开启,一切如同来时一般。

 

  接下来的一切都变得简单了。

  只需要跨步出去。

  离开这里。

  然后回头看着这该死的偌大庄园,咒骂一句“去他妈的”。

  她能得到她梦寐以求的奖金,散发着铜臭味道的绿色毒品,她无与伦比的渴望拥有。

  还在犹豫什么呢,艾米丽·黛儿。

 

  她终于迈动了步子,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飞奔出去,朝着正确的反方向。

  南辕北辙。

  一条不归路。

  正确的反方向是错误。那么就算是错误,也是一个美丽的错误。

 

  ——“我的爱人是医生,我希望她工作安全且有尊严,而不是面对一些阿猫阿狗的污蔑忍气吞声。”

  不知道她有没有说过。

  他站在法庭上与她并肩而立的那个时刻,瞳眸淡扫间弥足睥睨,千夫所指下,他光芒四射,耀眼又迷人。

  谎言说了一千遍,也就成了真。

  讲个笑话吧律师先生,我喜欢你。

  我真喜欢你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律师是一个很卑劣的人。

  律师从不否认这一点。

  他阴险冷谋,他薄情寡义,他在成年后所做的好事寥寥无几。

  他不分对错,他只看利弊,念及于此他仍觉得理所当然。

  就算他得到报应又如何?

  他无动于衷,他死不悔改。

  就算他此刻伤痕累累,他也要顶着满身的疤痕,以尖酸刻薄的语气,继续笑着嘲讽他曾经深深伤害过的人。

  可当他看到远方向他直奔而来的白色身影时,他这条恶犬,平生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想要从良的念头。

 

  厂长的闷棍即将落到身上的前一刻,律师认命般垂下了头,他等待着聆听皮开肉绽的声响,无言而颓废。就在此时,他眼前忽地一晃,医生便如蝴蝶般飞扑进他怀里。

  她的双手紧紧地扒在椅背沿上,竟以血肉之躯帮他挡住这一击。

  他看见她指尖惨白,瞳孔紧缩,漂亮的手背上青筋都暴了出来。

  干裂的嘴唇被她咬出了血,她的吐息带有锈味。他被她温软的身体紧紧地拥抱住,就仿佛被甜腻的蜜裹挟。

  她颤抖地替他解开绳索。

  湿热的液体落到他眉心,他以为是血,便费劲地抬起头想要看看她,然后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医生。

  泪流满面的医生。

  她将他搀扶着,跌跌撞撞地朝大门跑去。

  厂长在他们身后追捕,但他此刻却只想问问她。

  问她面对唾手可得的奖金,为什么还要回来。

  “潜移默化。”她仿佛猜透了他所思所想,然后他的白衣天使开口说话,“我不得不承认我放不下您,正如您在面对怪物追捕时始终没有松开我的手一样。”

  他沉默了一会儿,低声笑了。

  “艾米丽·黛儿,你真是一个大傻瓜。”

 

  他早说过,一件事情的真相具有两面性,通常取决于你想看到的真相,或者是事情原本的真相。

  这场以命为注的生存游戏中,灰烬里奥的唯一目标是他。

  于里奥·贝克来说,将弗雷迪·莱利处死才是他游戏获胜的条件,而对其他人的死活漠不关心。

  他是一块灼热的烫手山芋,而当他恍然明白这一点后,他便毫不犹豫地拉紧她的手,想把她拖下水。

  这是他下意识的本能反应,甚至不需要多加思考。

  她沉醉于一场自以为是的浪漫逃亡。

  他在无意识中为她编织了一个自欺欺人的梦境。

  就像是一部尘封已久的电影终于重见天日,他是将其放映出来的剧中人。

  是的,一场好戏。

  他忽地想起十年前的场景。

  ——“如今你是人人喊打的老鼠,我呢则是需要东躲西藏的蟑螂,我想同律师先生厮混在一起,亡命天涯。”

  ——“可我终究不愿再拖累您。”

  ——“我爱上您了啊律师先生,我本可以继续死乞白赖的跟着您,可我深知,于你来说我是负担。所以,我放开您。”

  一模一样的情节,演员角色互换。

  她愚蠢却迷人。

  也许他深爱她。


评论(2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