泛滥_兮子言

人格ID:惜之今天不更文。
属性:菜鸡。
……嘤。
疯狂暗示x

【同人/上等人组】《Arson》作恶伙伴式情人【结局篇】

aaaaaaa终于到我心心念念的结局啦orz嘤

【十六】  

  两个苟延残喘的求生者即将冲出大门,厂长举起了屠刀做出最后的挽留。

  身旁没有任何的遮挡物,这一击是不论如何也不会落空的。

  律师的瞳孔骤然紧缩,同时在脑子里飞快地盘算,他不自觉把眼光投向身旁的医生。

  医生没有接收到他带有探究意味的眼神,但她仍感受到了什么不安的苗头。她不再想过多深究了。

  他想害她就随他去害吧。

  她照单全收便是了。

 

  “律师先生,我有一个问题,只需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她的语速极其快速,并带有颤抖的余音。

  “倘若我为你付出了生命呢?”

  她问道。

 

  从前有个农夫救了一条冻僵的毒蛇,毒蛇清醒过来后却一口将农夫咬死,逃之夭夭。

  我说那毒蛇忘恩负义。

  我想你也觉得这个故事弥足可悲。

  可农夫说,那毒蛇的花纹生得如此好看,纵使万劫不复,他也要把那毒蛇揣起怀里暖上一暖,悉心照料。

  有趣与肉麻隔一张纸,极致的危险必将演变成迷人。

  就这样吧。

  ——“而你呢?艾米丽·黛儿。你出卖我,背叛我,你甚至不愿意为我付出生命。你叫我怎么相信你的爱呢?”

  然后她问他。倘若我为你付出了生命呢。

  瞧她这副模样,他忽地笑了。

  他的心剧烈的跳动着,那种他无法忽视的力度,与凌迟般的钝痛。

  她已经悄悄地退到了他身后,紧闭双眼,等待着屠夫的刀落在她身上。

  他无法理解的愚蠢举动。

  可笑的女人。

 

  他说艾米丽·黛儿啊。

  她是一株别具一格的法兰西黑玫瑰,浓烈鲜艳,芳香伊人。

  若她真的能予他一场爱情,他知道那一定会是一场浮夸且无畏的盛世欢愉,就像是一段惊险刺激的旅程。

  他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注视着她,他的心脏也会随着她而起伏不定。这听起来愚蠢至极,糟糕透顶,却有趣的令人心驰神往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噢,她才说过,不要用有趣来衡量她。

  他忍着剧痛,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她拉到怀里紧紧护住。巨大的痛楚随之降临到他身上,他抬起手臂,奋力将她推出大门。

  他替她承受住了最后一击,倒在已打开的门口。

  他狼狈不堪地闭上了双眼,语气故作轻快愉悦。

  他说:“艾米丽·黛儿啊……”

  “你走罢。”

 

  ……

 

  如果我不再利用你。

  如果我心甘情愿被你利用。

  如果我为你付出了生命。

  你会抱着我残缺不全的遗体哭泣吗?

  你会不会捧起我的头颅,并在上面印上一个吻?

  会的。艾米丽·黛儿。我会的。

 

    律师想唤她的名字,却连开口都是艰难。越来越多的鲜血顺着他的唇线流出,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凝聚成一个小水洼,他双目随着虚弱的尾音缓缓阖上,仿佛再没有什么气力了。

  他死了。

  他曾经多么傲慢而不可一世,现在只配当一只趴在地上的死狗。

  巨大的恐惧感完全将医生支配住,她不由得大声尖叫起来。她想要连滚带爬地去扶起她骄傲体面的律师先生,却屈于厂长低闷的嘶吼声。坚定赴死的决心在那刻消散的无影无踪,她怯懦地退缩了,然后她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军工厂。

  接着,一种更为浓重的后悔情绪席卷而来。

 

  美艳的夜莺女士负责招待归来的胜利者,医生是第三个到场的。

  大厅里还有另外两名求生者,在华贵的高背椅上缄默而坐。

  魔术师和空军。

  见医生魂不守舍,空军极快朝她身后瞥了一眼,而后微微蹙起了眉。她生硬地动了动唇,却没说话。

  医生知道空军为何欲言又止。

  她的律师先生还滞留在游戏里,也许他一辈子也回不来了。

  医生绕过空军,在桌子的边角落座,忽地掩面而泣,无言却又深沉。

  她与他的爱情,纠缠不清,至死方休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又有几个求生者陆续地来到大厅,身上都带了些大大小小的伤口,有的人甚至虚弱到只能被人搀扶着走路。

  医生没有去留意观察那些人的衣着装束,他们的身份以及社会阶级地位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。马上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,用不着再去精挑细选些什么可利用的人了。

  然后她无端开始期盼。

  她期盼着从人群中走出一个矜淡斯文的上等人,头发梳拢地一丝不苟,领带规规矩矩地打成温莎结。银制镜框下,他用一双揶揄上挑的眼睛打量她,似笑非笑地唤她名字。

  艾米丽·黛儿。

  这想法很愚蠢。

 

  第十五位求生者落座。

  当人逐渐多起来后则会聚成了一个群体,而群体则是诱发一切躁动与暴乱的导火索。

  夜莺女士双手自然交叠地放于腹部间,面具下温吞的笑容使人见之无不气恼。求生者们三三两两议论纷纷,不断询问催促着奖金的下落,七嘴八舌地施加压力。

  夜莺女士不由得嗤笑:“贪心的求生者们,这不过只是第一场游戏,你们却迫不及待想要领取最后的奖金?”

  有诈。

  人群霎时间鸦雀无声。

  “你这是在耍我们?”

  片刻的怔愣后,底下有人发出了激烈的反对声,便引发了一阵不约而同的愤懑与共鸣。

  医生不想加入声讨的行列,她无精打采地垂着头,直到有人扯开了她身旁的座椅,男人坐在她左手边。

  她漫不经心地侧头去看,只一眼便再也移不开了。

 

  “艾米丽·黛儿。”所有人都因她死气沉沉的模样而识趣地离她极远,只有他,坐到她身边,拉起她的手。

  她倦怠的双眼渐渐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光亮,闪动着如同星辰一般绚烂的色彩。

  而男人眼窝深陷,脸色有着失血过多不健康的惨白,他看起来萎靡不振,也不太怎么想开口说话,却在她惊喜的眼光中,不厌其烦地对她微笑。

  “弗……”

  “我回来了,但需要休息。”

  他说。

  无精打采的男人,无精打采的女人。

  他将头靠在她肩上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“那时候,我几乎也以为自己快要完蛋了,眼皮一沉竟昏迷过去。我醒来时,天已经蒙蒙亮了。”医生问律师那日是怎样逃离工厂的,律师只是耸了耸肩,轻描淡写地向她描绘那时场景。

  “我被打出了大门,里奥似乎想动手抓我,他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——要知道,那时候我已经完全丧失行动能力了。但当他即将伸出手的那一刻,却又很快地缩了回去。他烦躁地在门口踱步,最终不情不愿地调头离开。”

  “您是说……里奥对您放了水?”医生蹙着眉,听着倒有些不明所以。

  “这不可能。”律师嗤笑着摇了摇头,立马否认了医生的说法:“以德报怨?我不信,里奥绝不可能对我留有情面。”

  医生撑着头看着律师苦思冥想的模样,电光火石间,她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:“……也许监管者根本无法走出大门。”

  律师的眉眼不自觉舒展开了,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:“要么是游戏规则设定,要么就是有一股不可抗力阻止了监管者走出大门,总之,这一点可以好好利用。”

  他推了推眼镜,包装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。

  是的,利用。

  医生笑弯了眼。

 

  “你得知道,所有的人都将是我的垫脚石,除了你。”

 

  那日,直到求生者们全部到场,夜莺女士才慢条斯理地说了温斯顿庄园的奖金获得规则。

  一共有十六位求生者。

  庄园主将以淘汰的方法挑选出最后四位求生者,进行最后一场游戏,而最后的幸存者才有资格得到奖金。

  十六个人,只能活四个。

 

  ……

 

  两个上等人矜持的互碰酒杯,他们笑得胜券在握,仿佛对那笔不菲的金钱志在必得。

  “为了生存,请你不择手段。”

  “出了庄园,我带你回家。”

 

  【end】


评论(7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