泛滥_兮子言

人格ID:惜之今天不更文。
属性:菜鸡。
……嘤。
疯狂暗示x

【同人/上等人组】《Arson》作恶伙伴式情人

【十二】

  “艾米丽·黛儿,你很奇怪。”

  她是一个英国人,可她的面容具有法兰西风情,就连所给予的亲吻也是带有倾略性与掌控欲的法式热吻,又夹杂着一种不可言说的浪漫。

  律师的呼吸有几分紊乱,但他没有制止她。

  这是他教导出来的蛇蝎美人,美艳的令人心惊肉跳,热血沸腾。

 

  他微微弯腰与她双额相抵,欣赏着她眉眼间魂倍黯然的阴郁美感,语气倦怠散漫。

  “你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,口中说的手中做的心中想的哪样才是真实的?忽近忽远的距离感使你富有魅力。怎么办?我都快要爱上你了,医生小姐。”

  他看上去像极了一只乖巧地蜷缩在主人脚边的波斯猫。

  医生笑弯了眼,理所应当地享受着他的讨好:“我也一样,律师先生。”

  他觉得有些燥热,于是他下意识地拉扯他的领带:“你是属于有趣的那一类人,你有资本令我着迷,为你。”

  她却微微挑眉,不赞成地瞥了他一眼:“有趣不是衡量一个人的唯一标准,至少你不应该拿此来衡量我。”

  他低下头,将脸埋在她的颈窝。

  “你喜欢我的怪诞对吗?但是同样,我也喜欢你的。”

 

  医生无法再从男人的脸上获取到微小的情绪变化了,这使她莫名有些不安。

  她知道她应该立即推开他,他总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,做些对她不利的小动作,她应该制止这一切。

  可他的语调又缓又轻,如同一位顶级的催眠师在治愈一位失眠症患者,柔和又梦幻地不可置信。

  “我将陪着你,直到永远。你总得信我一次呀。”

  他的情话听起来游刃有余,医生不知道如何判定真假,但她宁愿是真的。

 

  你总得信我一次呀。

  律师的吻落在她的后颈窝。

  而医生的思绪早已飞回了十年前。

  十年前她相信过这个男人,他便果真替她打了半个月的官司,虽然最后的结果仍以失败告终。

  他据理力争,他毫不退让,他的诡辩深入人心。

  他蔑视法官,蔑视法槌,蔑视象征着公正的法秤。

  “把镇定剂交出来。”

  可下一秒,她已经被他重重地推倒在地。

  医生心头一凛。

  

  不知何时,律师的领带已紧紧地缠绕在她脖子上,像蛇般勒得人喘不过气。

  律师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,单手提住领带的两端优雅半蹲着,并用脚踩在她的腹部。

  医生觉得讥讽极了,就像是拉斯维加斯地下赌场的亡命赌徒,以身家性命为代价,一夜暴富或血本无归,而她下错了注。

  他总能趁她不备之际害她满盘皆输。

  见她久久不语,他便将领带猛地向上拉扯,语气骤然暴戾:“我让你交出来。”

  他的目光深沉的如同一潭乌黑腐臭的沼泽,任何人若踏入一步都没有丝毫生还的希望。

  

  随着律师狠狠提起领带的动作,医生越发喘不上气了。

  她近乎要被他勒死,她大脑过度缺氧,她快要看不清景象了。医生徒劳无力拍打着他踩在她小腹上的腿,如同搁浅的鱼般。

  律师瞳眸一寒,随即更变本加厉地踩了下去。

  力度碾压带来的疼痛令上等女人眉头一蹙,眼眶蓦然泛红。

  医生在心中一度懊恼自己大意轻敌。其实凭律师刚才的状态,若要硬抢她手中的镇定剂,她甚至有把握反过来给他点教训,并且冷嘲热讽一番——

  可他只不过略施小计,便教她处于下风。

  “何必要这么绝呢律师先生?”

  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。医生恶狠狠地咬着牙想。既然他能在顷刻间将对他不利的形势完全逆转,那么她也同样可以做到。

  “因为你总学不会识趣呀,我亲爱的医生小姐。”

  她一根一根将紧握着镇定剂的手指松开,动作不情不愿,且语气明显带些小埋怨,似嗔非嗔微哑暗撩:“您富有魅力,我想接要近您,您却又怪我不识趣。”

  

  “你怎么又开始用敬称了?”

  律师嘲弄地笑了笑,夹杂着一种不怀好意的冷幽默式。

  “您值得尊敬。”她也笑了。

  于是他从容不迫地弯腰捡起了镇定剂,并将脚从她腹部处挪开。

  医生捂着小腹缓缓坐起来,笑容惨白地痛苦咳嗽,律师恍若未闻。直到将半量药剂注射进静脉后,他才正眼看她。

  受伤的右臂还不能自主活动,但他浮躁的心绪竟莫名安宁下来,于是他上前扶起她。

 

  “现在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谈话了。”

  他说,目光关切,眉眼温雅。

  也许他正在演中世纪的一场戏,浮夸地放映着每个人心照不宣的默剧。

  医生在心中冷酷地评价着,但没有溢于言表。

  “刚才的谈话?我可没有镇定剂再给您交出来了呀。”

  “瞧你这话说的。”律师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她,指尖温柔地抚过她脖颈上的红痕,仿佛刚刚差点勒死她的人不是他。

  这个唯利是图的小人还在轻言细语地安慰她呢:“医生小姐,我得为我方才的行为道歉。你知道的,有失一个上等人的体面。”

  说着,他苦恼又悔恨地摇了摇头。

  他的演技越发出神入化、收放自如了,就算她能从他包装起来的虚假外表下看到残忍的真相,他也根本不怕她捅破。

  医生霍然抬起头。

  “那请您告诉我,我们的谈话进行到哪里了?”

 

  “我说我会陪着你,直到永远呢。”他讥讽笑道。


评论(5)

热度(32)